存档灵魂:

事 实 不 是 为 所 有 人,
只 是 为 那 些 寻 求 它 的 人 存 在 的 。


【美】安·兰德


001、
只有最愚昧无知的人才会依然信奉那个陈旧的“眼见为实”的说法。你所看到的,就是首先需要你怀疑的。

002、
Reason is not automatic,those who deny it, can not beconquored by it. 理智不是天生的,否认这一点,永远无法获得理智。
 

003、
One loses everything when one loses one's sense of humor. 
一个人失去了幽默感就失去了一切。


004、
You can't leave this world to the people you despise.
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005、
Freedom: To ask nothing. To expect nothing. To depend on nothing. 
自由就是无所求,无所待,无所依。

006、
If you don't know, the thing to do is not to get scared, but to learn. 
如果你不知道,要做的不是害怕,而是去学习。

007、
You can avoid reality, but you cannot avoid the consequences of avoidingreality. 你可以逃避现实,但你无法逃避这么做的后果。

008、
“如果有人想知道我何时会回来,我在此向全世界再说一次: ‘我以我的生命以及我对它的热爱发誓,我永远不会为别人而活,也不会要求别人为我而活。’”

009、
为了将事情做好,首先你得喜欢做这件事,而不是喜欢这件事情的结果。重要的是工作本身,而不是你为之工作的人。是你自己的行为,而不是任何你的爱心可能涉及的对象。对象可能会改变,所以如果纯粹做这件事,就不会失望和目标不坚定。

010、
这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告诉一个漂亮女人她很美的话,你给了她什么呢?不过事实而已,没花你任何东西。但如果你告诉一个丑女人她很美,你就是在表示对她的尊崇,尊崇得颠覆了美的概念。因为女人的美德而去爱她是没有意义的,这是她物有所值挣来的,不是礼物。但因为她的缺点而爱上他才是真正的礼物,她没有去挣来,也不配。爱上她的缺点就是要为了她而去诋毁所有的美德——这才是爱真正的礼物,因为你牺牲了你的良知、你的理智。

011、
性不是原因,而是一个后果,是人对于自身价值感的表达。实际上,男人对于性的选择是一种结果,集合了他最基本的理念。跟我说一个人感到什么对他有性的吸引力,我就会告诉你他生活的全部哲学。让我看看同他睡在一起的女人,我就会告诉你他对自己的评价。性在所有行为当中,依然是最最自私的,这种行为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得到享受。这种行为不可能贬低自我,只会提升自我,只能在充满欲望、尊重欲望的心灵之中才会有。

012、
矛盾其实并不存在,你无论在什么时候遇到矛盾,检查一下你都有哪些前提,就会发现其中一个是错的。

013、
“你们在奇怪自己为什么活得没有尊严,爱得没有热情,死得毫无挣扎吗?你们在奇怪为什么抬头四顾,满眼都是难以回答的问题,你们的生活中为什么充斥着难以想象的矛盾,你们为什么会骑在不理智的篱笆上,逃避那些刻意为之的选择:比如是要灵魂还是要肉体,头脑还是内心,安稳还是自由,个人的利益还是大众的幸福?“你们是不是哭喊着说找不到答案?那么你们又想怎么去找呢?你们拒绝用你们的头脑去感知。

014、
“你们眼中的美德就意味着牺牲,你们就在一次接一次出现的灾难当中变本加厉地去要求更大的牺牲。借着恢复道德的名义,你们已经把自以为导致了你们的困境的邪恶都牺牲掉了。你们已经为了仁慈牺牲了正义,为了整体牺牲了个性,为了信仰牺牲了理智,为了索取牺牲了财富,为了自我否定牺牲了自尊,为了责任牺牲了幸福。”

015、
特别有一种人,我瞧不起他们。他们寻求某种所谓更高的理想或者说“普遍的目标”,却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他们悲叹说他们必须要“找到自我”。在我们周围,你到处可以听到这种悲叹。这种悲叹好像是这个世纪公认的陈词滥调,似乎那是件值得忏悔的高尚事。我觉得那是最无耻的一件事。

016、
我想,他是永恒这个概念的真正含义。你知道,人们都渴望永恒,但是他们正和生活过的每一天一起死亡。当你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不是你上次遇到的了。在逝去的时间里,他们毁掉了自己的某一部分。他们改变,他们否认,他们矛盾——他们称之为成长。最终,没有任何东西被留下来,被改变,被保存;好像没有任何一个独立自主的个体,只有一系列的附庸在芸芸众生中浑浑噩噩地生活着。他们连片刻的时间都不能存留,又怎么能期望得到永生......

017、
“你们想的是摆脱痛苦,我们是在追求着幸福。你们的存在只是想要免受惩罚,而我们则是为了求得回报。威胁对我们不起任何作用,激励我们的绝非是恐惧。我们并不是逃避死亡,而是享受我们的生命。

018、
I could die for you. But I couldn't, and wouldn't, live for you. 我可以为你去死,可是我不可能也不愿意为了你而活着。

019、
可是当他们接受某种丑陋、愚蠢和虚有其表的东西时,便更有一种安全感。

020、
你生命中的道德的唯一目的是去获得幸福,这个幸福不是痛苦或者失去头脑后的自我陶醉,而是你人格完整的证明,因为它就是你忠实地去实现自己价值的证明和结果。

021、
牺牲并不意味着拒绝毫无价值的东西,而是指对于珍贵的舍弃,“牺牲”并不意味着为了善而回绝罪恶,而是因为罪恶而拒绝善。“牺牲”就是为了你并不在乎的东西而放弃你所看重的。你用一分钱换回一元钱不叫牺牲;用一元换回一分才是牺牲。如果你经过常年的奋斗获得了自己希望的事业上的成功,那不是牺牲;假如你因为对手而去否认这种成功,就是在牺牲。你把自己的一瓶牛奶给了自己饥饿中的孩子,那不是牺牲。

022、
“你们所谓的宽恕就是:你们对伤害我感到后悔,而作为补偿,你们却要我彻底牺牲掉自己。”

023、
“你知道,有一件事使我为难。你是我所认识的最冷漠的人。然而我却无法理解为什么——知道你实际上是个让自己处于安静之中的魔鬼。为什么每当看见你,我总是觉得你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最能给予人生命的人。

024、
幸福不会在反复无常的情感的驱使下实现。使你在无理的幻觉中盲目沉溺的并不是幸福。幸福是一种处在全然没有矛盾的快乐之中的状态——这样的快乐不带有责罚或罪恶,不与你的价值发生任何冲突,它的目的不是要毁掉你自己,不是想要挣脱出你的头脑,而是要对它充分地利用,不是在伪造事实,而是要获得真实的价值,它不是酒鬼的开心,而是创造者的喜悦。

025、
爱是人的价值观的表现,是对你的个性和为人所形成的品质给予的最高奖赏,是一个人因为从另一个人的身上享受到了美德而给予的情感上的回报。你的道德观要你把爱和价值分开,将它随便送人;不是因为他值得这份爱,而是因为他需要,不是去作奖赏,而是去作救济,不是对美德的报答,而是面对罪恶开出的空白支票。你的道德观告诉你,爱是为了让你摆脱道德的束缚,爱高于道德的评判;真爱可以忽略、原谅和容忍对方的一切缺点,爱得越深......

026、
也有像今晚这样的时候,她会感到突然的、特别的空,不是空虚,而是沉寂,不是绝望,而是凝固,如同她体内的一切都完好无缺,但全都停止不动了。然后,她会产生一种愿望,想在外面找到快乐,在某个作品或者景观面前,做一个被动的旁观者。不是去获得,而是去接受;不是去开始,而是去应对;不是去创造,而是去赞美。我需要她来支持自己继续,她想,因为快乐是一个人的燃料。对坚强者受挫时描绘之精准姑且不论,快乐是一个人的燃料......

027、
任何一个政府手里唯一的权力就是镇压罪犯的权力。那么,如果罪犯不够的话,就把他们制造出来。一个政府把太多的东西宣布为犯罪,人们就不可能秋毫无犯地生活下去。有谁是想自己国家的公民全都遵纪守法的?这样的国家对大家还能有什么好处?不过,只要通过一些既不能被遵守被执行,又不能被客观解释的法律,这个国家就立刻到处是罪犯了——然后,你就可以坐收犯罪之利。这就是制度。

028、
听一听当今所宣扬的东西吧,看一看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我一直不理解他们为何遭受痛苦,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追求幸福,却永远找不到幸福。如果任何人都停下来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曾静真正抱有过个人的真正愿望,那么他就会找到答案。他会看清楚所有的希望,明白自己的努力、梦想和抱负都是由他人激发的。他甚至不是真正地在为了追求物质利益而奋斗,而是为了那个二手的幻想——名望。追求着一个被认可的图戳,还不是他自己盖上去的。

029、
道德不在理性的范畴之内,它属于信仰和暴力的范畴。 人类没有自动指导自己生存的准则。人与其他生命物种的特殊区别就在于它在种种选择面前可以凭借着意志作出决定。对于好歹,以及他的生命要依靠什么样的价值,为此要采取怎样的行动,他没有自然而然的固定认识。你们不是胡说什么一种自我保存的本能吗?人类恰恰就缺乏这样一种自我保存的本能。

030、
他却突然怒不可遏地嚷嚷着,“这么说你是信不过我了?”在那一刻,她意识到她确实是不相信他了。她幼年的贫民生涯教她懂得了一个道理:正直诚实的人从不会对信任的问题感到过敏。

031、
“当你们承认自己没有生存的权利,你们就走进了你们所犯下的叛逆之罪的死胡同。一旦你们认为这‘不过是忍让而已’:你们就承认了为自己活着是罪恶,为自己的孩子活着才有道德。随后你们便会又退一步,觉得为你们的孩子活着是自私的,为了你们周围的邻居活着才是道德的。接着你们又觉得为周围的邻居活着是自私的,为国家活着才是道德的。

032、
人世间首要的权利便是自我的权利。人类首要的使命就是对自己尽职尽责。他的道德戒律绝不是将自己的首要目标强加于那个叫做他人的人身上。假如他的希望根本是要不依赖他人的话,他的道德职责就是去做他所希望做的事情,包括他的创造能力的全部领域,他的思想以及他的工作,但是并不包括歹徒和恶棍,利他主义者和独裁者。是人则独立思考、独立工作。是人则不能掠夺、剥削或者统治支配他人——要独立。

033、
“你知道你真正爱的是什么吗?正直。那些不可能的东西。纯洁的、自始至终的、理性的、自我忠诚的、表里如一的东西,像一件艺术品。那是它能被发现的唯一领域——艺术。但是你想在肉体中找到它。”

034、
你也许会问,那为什么不自杀。因为我爱你,因为你存在,这就是我不想杀死自己的唯一理由。
为了你,我必须活着,我要实实在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用生活所要求的方式,不是半途而废,而是始终如一;不是向生活乞求和索取,而是走出去迎接生活,迫使它成为痛苦和丑陋,让自己首先去选择它所能做的最恶毒的事。只有我的内心,只有那里是无法触碰的,用我自己堕落的围墙去维护它的神圣。

035、
那正是我想让你弄明白的东西。出卖灵魂是世界上最容易不过的事情。那是每个人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里都在做着的事情。如果我要求的是保全你的灵魂——做到这一点或许更难能可贵。彼得,在你为人们做事之前,你必须是那种能解决问题的人。可是为了将事情做好,首先你得喜欢做这件事,而不是喜欢这件事情的结果,那仅仅是第二位。重要的是工作本身,而不是那些你为之工作的人。

036、
“当你不认可人的思想,并企图用暴力统治人类时——屈服者已无思想可交,有思想的人则不会屈服。因此,富有创造天赋的人在你的世界里扮作了花花公子,变成了财富的毁灭者,宁肯废了他的心血也不把它在枪口下交出去。因此,理性的思考者在你的世界里扮作了海盗,为了捍卫他的价值,宁肯以牙还牙地抗拒你的暴力,也不会把它交给残暴的统治。”

037、
钱只是一种工具。它会把你带到你想去的地方,但不会替你开车。金钱是衡量一个社会的美德的晴雨表。财富是人的思维能力的产品。

038、
我喜欢和从不幻想得到别人恩惠的人做生意。

039、
我已经给你的,不是我的奉献、我的怜悯,而是我的个人主义和赤裸裸的需要。这是你能希望被爱的惟一方式,这是我想让你爱我的惟一方式。如果你现在和我结婚,我会变成你的全部。那时我将不会想要你。你也不会想要你自己——所以你将不会长久地爱我了。为了说‘我爱你,’一个人必须先知道如何说‘我’,现在我本可以从你那儿得到的那种屈从,只让我变成一个徒有外表的躯壳。如果我要求这个,我会毁了你。这就是我不想制止你的原因。

040、
The question isn't who is going to letme; it's who is going to stop me.
问题不是谁将允许我,而是谁将阻止我。

041、
迎着第一缕晨光更衣上床时,她对即将开始的一天有一种莫名的、按捺不住的紧张的兴奋。 多年前的感觉又再度袭来:那种寂寞远远超过了此时,超过了这房间和泛着湿漉漉夜光的街道所散发出的沉寂,那是一种在荒凉的废墟中找不到任何希望的寂寞,是她童年时感到过的寂寞。 她说不清自己孤独的原因,唯一能够表达出来的就是:这不是我所期望的世界。

042、
我们在一阵伤感的茫然若失中开始坚信,伟大就是用自我牺牲来测量的。我们愚蠢地说,自我牺牲就是我们最高的美德。让我们停下来略作思考。牺牲是一种美德吗?一个人能牺牲他的正直吗?能牺牲他的荣耀吗?能牺牲他的自由、他的理想、他的信念、他的真挚的情感和思想的独立吗?可是这些都是一个人至高无上的财富。他为了他们而放弃的任何东西都不是一种牺牲而是一种交易。然而,他们高于为任何事业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而作出的牺牲。

043、
不要动手去捣毁所有的神殿——那样你会吓坏他们的。将平庸之辈安置在神殿里,将他们供奉起来——通过这种方式,那些神殿就已经被你夷为平地了。 还有一种方式。以嘲笑来提高你的杀伤力。告诉他们去嘲笑一切。不要让人的思想中留存任何神圣的东西——那样“思想”对它来说也就不再神圣了。他就会俯首听命——什么事情都成——什么事情都不要太当真了。

044、
“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人类历史上只有一种人从未罢过工。其他每一行业和阶级都曾处于需要罢过工,借此向世界提出要求,彰显其不可缺少的必要性——除了将这个世界扛在肩上,使其生存下去,而得到的唯一报酬是痛苦和折磨、但从未抛弃人类的那些人。”

045、
你想要什么?十全十美吗?”“——否则就什么都不要。所以,你明白吗,我一无所求。”“我不懂你的意思。”“我选择我惟一向往的东西——那是一个人真正可以允许自己得到的东西。自由。爱尔瓦。是自由。”“那就叫做自由吗?”“无物可求,无望可待。无所傍依。”

046、
几千年前,最早的一个人发现了如何生火。他很可能就是被烧死在他教会他的兄弟们如何去点燃的树桩上。他被认为是一个与人类所害怕的恶魔打交道的坏人。然而此后,人类就有了火来取暖,来烹煮食物,来照亮他们的洞穴。他给他们留下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厚礼,而且他把黑暗逐出了地球。经过了数个世纪以后,出现了发明车轮的第一个人。他很可能就是在他教会的兄弟们建造成的车架上被处以车裂的极刑。他被认为是一个冒险闯入禁区的越轨者。

047、
但她知道,只有那些把性和自己看的邪恶的人才可能滥情。情窦初开,对性和爱的渴望,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她的思想已经放开了束缚,她所体会到的纯洁情感使她远离怀有这些教条的人,而不是在自己的身体的欲望前退缩。

048、
一种哲学只有在被人们需要时,才是最好的。

049、
我在想那些说世上没有快乐的人。你瞧,他们苦苦地在生活中寻找一点快乐。你看他们,为那一点点的快乐,在怎样地拼搏。为什么任何生命都要在痛苦中生存呢?凭借什么样的权力,一个人能要求人类只在自己的快乐中生存呢?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想要得到这种快乐。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渴望这种快乐。可是这种快乐谁也没有找到过。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哀诉不懂得生命的意义。

050、
要说“我爱你”,首先必须能够说出“我”。

051、
他们将会返回到无用的工作岗位上去,返回没有爱的家庭中去,返回并不纯良的朋友们中间去,到起居室里去,穿着晚礼服,端着盛满鸡尾酒的杯,或者去看电影,去承受无法承认的痛苦。被抹杀掉希望,只留下无法达到的渴望,剩下自己独自一人在小道上徘徊,却迈不出步伐。返回到不去思考努力,不去倾诉,而只是去忘却,退让和放弃的地步。

052、
人类被教导说,“自我”就是邪恶的代名词,而“无私”是美德的最高境界。可是创造者就是绝对意义上的自我主义者,而那个所谓的“无私的人”正是那个没有思想、没有感受、没有判断、没有行动的人。因为这些能力都只能属于“自我”。

053、
你看,我根本就不是不快乐。事实伤我是个很快乐的人——就表面来看。可是在我的灵魂中,却有一种我从未有过的生活,一种从未有人有过的生活,但我却希望过上那样的生活。

054、
人类一直被叫到着以减轻他人的痛苦为第一要旨。可痛苦时一种疾病,人要是碰到这种疾病,就尽一切努力来给人以安慰和帮助,以此作为检验美德的最高标准,这无异于使痛苦成为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那么人类一定希望看着别人痛苦——以便他们可以表现出美德。这就是利他主义的本源。创造者与这种疾病无关,而与生命力有关。

054、
对一个真正的女人而言,女性的本质就是英雄崇拜,寻找男人的欲望。


055、
一个人的灵魂需要燃料,不然它的能量就可能耗尽。

056、
如果可以梦想,我们就一定要让梦想成真。如果不能成真_梦想又有什么价值呢?是谁让它变成了这样?是那些没有梦想的人。不,是那些只会梦想的人。

057、
若是得到整个世界,却丧失了你的灵魂,这对你而言又有何益处? 要是不能得到世界,灵魂又有什么用?

058、
缺乏明确定义的观点,难以抵挡出于模糊理由的攻击。


059、
不惧怕这个世界。在当下,不要让它成为你的羁绊;在未来,也不要被它的荆棘伤害。

060、
这其中的任何一刻都不值得再去体验。这块土地的任何一寸都不值得再去游历。因为,一位寂寞而高傲的贵族,无法与这样一个空虚的世界和解。

061、
这个想法让他变得彻底漠然,甚至于漠然面对自己的漠然。下面那些窗户透出的昏暗灯光里,人们正在比地狱更加不堪的痛苦中挣扎,只为延续宝贵却又卑微的生命,可是他却要轻易而厌倦地放弃这份礼物,就好像扔给服务员一笔小费似的。

062、
她的注视好像被扔进他瞳孔的锚,在摸索着寻找支撑。

063、
We are all brothers under the skin, and I for one would be willing to skin humanityto prove it. 表皮之下,我们皆为兄弟,而我,作为其一,愿意剥去人性的皮以证明这点。

064、
每个人都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独自去做这些。每个人都可以以一己之力、拼尽能量——然后这个人就开始需要帮助,于是便需要找到一个回应的声音,一首赞歌,一个回音。


【 怎 样 在 非 理 性 的 时 代 过 理 性 的 生 活 】

我将仅在这个问题的一个基础方面做出回答。我只会指出一个原则,这个原则的反面在当今如此盛行,应该为邪恶在世界上的蔓延负责任。那个原则就是:人永远不能放弃道德评判。

没有什么像道德不可知论的戒律那样,能彻底地破坏与瓦解文化或个人性格。这种戒律认为,人不得对他人加以道德评判,人必须对任何事物都抱着道德宽容的态度,善意味着决不区分善恶。

对于这样的戒律,谁会从中获利或损失,都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当你同时放弃赞美美德和谴责罪恶的时候,你给予人的既不是正义也不是平等待遇。事实上,当你用那种不偏不倚的态度宣布,不管善恶都别指望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时,你背叛的是谁鼓励的又是谁呢?

不过,做出道德评判是一项重大的责任。要成为评判者,就必须拥有无可指摘的品格:他不需要全知全能或绝无过错,因为这不是知识上的错误问题,他需要的是无懈可击的正直,换言之,就是决不沉溺于任何有意识的、蓄意的邪恶。正如法庭上的法官在证据不足时会犯错,但却不会回避已有的证据,不会接受贿赂,不会允许任何个人感觉、情感、欲望或恐惧阻碍他对事实的判断——同样,每一个理性的人都必须在自己心智的法庭上,保持同样严格而庄重的正直。在心智的法庭上,责任比公共法庭上更令人敬畏,因为只有他,做出道德评判的法官,才知道自己何时受过弹劾。

但是,有一种产生于个人判断力的道德法庭,那就是客观现实。每当法官宣布判决的时候,他都将自己置于受审位置。只有在今天是非不分的犬儒主义、主观主义与流氓主义统治之下,人们才会想象自己能够随意做出任何非理性评判而不承担后果。然而,事实上,个人将受他做出的评判的审判。他谴责或赞美的事物存在于客观现实之中,任由其他人给予独立的评价。当他谴责或赞美的时候,他不过是表现了自己的道德品质与标准。如果他谴责美国而赞美苏俄,如果他攻击商人而为少年犯辩护,如果他公然抨击一件伟大的艺术品而赞美垃圾,那么他供认的就是他自己灵魂的本质。

正是对这种责任的恐惧,促使大多数人采取了不加区分的道德中立。下面这条格言最好地表现了这种恐惧心理:“不下判断,那么你也不会受到评判。”但这条格言其实宣扬的却是放弃道德责任:一个人对别人开出道德空白支票,为的是希望换取别人给予自己的空白道德支票。

人们必须做出选择,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只要人们做出选择,就无法逃避道德价值:只要道德价值濒临危险,就不可能存在道德中立。放弃谴责虐待者,就是要成为虐待者的帮凶,和他一起折磨、谋杀受害者。

这个问题中采取的道德原则是:“评判,并准备接受评判。”

道德中立的对立面,不是盲目、专断、自以为是地谴责那些与自己的情绪、自己记忆中的座右铭或自己一时的突然判断不相符合的观点、行动和个人。不加区分的宽容和不加区分谴责并不是两个对立面,而是同一种逃避的两种变体。宣布“每个人都是白色的”、“每个人都是黑色的”或“每个人都既非白色亦非黑色,而是灰色的”,这并不是道德评判,而是逃避道德评判的责任。

评判意味着:根据抽象的原则或标准评价特定的具体事物。这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这不是通过感觉、“本能”或预感就能自动完成的。这项任务需要最准确、最严格、最无情的客观和理性思维过程。掌握抽象道德原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将这些原则用于特定的环境可绝非易事,尤其是评判中涉及他人的道德品质时。当一个人做出道德评判——不管是赞美还是谴责——的时候,他都必须准备好回答“为什么”并对其案例加以证明——向自己也向任何理性的提问者。

要永远做出道德评判,这一策略并不意味着人们必须将自己视为传教士一般,承担着“拯救每个人的灵魂”的责任:也不意味着人们必须对自己碰到的每个人都主动给予道德评价。这一策略意味着:(1)对待每个人、每个问题和每种事物,他都必须采用全面的、口头证明的形式,清楚地了解自己对他们的道德评价,并采取相应的行动;(2)必须让他人知道自己的道德评价——只要这符合理性的做法。

最后一点并不意味着人们需要卷入无缘无故的道德谴责或道德争论,而是意味着当沉默可能在客观上被理解为赞成或鼓励邪恶的时候,人们必须大声说出自己的评价。在对付非理性的人时,争论毫无用处,只需说一句“我不赞成你”,就足以打消任何道德鼓励的暗示。在与好人打交道时,也许在道德上需要全面表述自己的观点。但是,在任何环境下,一个人都决不能允许自己的价值受到攻击或否定而保持沉默。

道德价值是行动的动力。通过道德评判,人们就维护了自己明确的理解力,以及他选择追求的过程的合理性。人究竟认为自己处理的是人类知识错误还是人类罪恶,这就很重要了。

观察一下,当人们恐惧地发现与他们打交道的人——他们“所爱的人”、朋友、商业合伙人或政治统治者——不仅错误,而且邪恶的时候,有多少人选择逃避,使自己的精神陷入盲目麻痹的状态并使之合理化。观察一下,虽然他们恰恰害怕承认这种邪恶的存在,但正是这种恐惧导致他们鼓励、帮助并传播邪恶。

人们宣称:某些卑劣的撒谎者“用意良好”,偷偷摸摸的流浪汉“不能不那样做”,少年犯“需要爱”,罪犯“不懂什么道理”,追逐权势的政客被关心“公共福利”的爱国情怀所感动。如果人们不沉溺于此类卑鄙的逃避,那么过去几十年,甚至过去几个世纪的历史将完全不同。

问问你自己,为什么极权主义独裁者认为有必要不惜金钱、不遗余力地大肆开展官方宣传,欺骗他们那些无助的、身受枷锁的、言论FREE受到钳制的奴隶,而这些奴隶毫无反抗或防御的办法?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如果意识到自己正作为牺牲而受到宰杀——不是献祭给某些不可理解的“高尚目的”,而是献祭给明明白白、赤裸裸的人类邪恶,那么甚至最卑微的农夫或最低贱的野蛮人也会发动盲目叛乱。

再观察一下,道德中立必然导致人们逐渐同情邪恶,反抗美德。如果人拼命不承认恶就是恶,那么他将发现,承认善就是善会变得越来越危险。对他而言,具有美德的人是一种威胁,能够颠覆他的所有逃避——尤其当涉及立场鲜明的正义问题时。就是在这种时候,有人会说“从没有人完全正确或完全错误”和“我有什么权利做出评判”。这样的套话会产生致命的后果。有人以这句话开头,“我们中最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接着是,“我们中最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然后就是,“我们中最好的人必定也有坏的一面”,最后,“正是我们中最好的人让生活变得艰难,他们为什么不闭上嘴?他们有什么权利作出评判?”

然后,在中年时期某个晦暗的早晨,这样的人突然意识到,他背叛了自己遥远的青春时代中热爱过的所有价值,并且不明白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然后他匆忙地告诉自己:在他最糟糕、最耻辱的时刻感觉到的恐惧是正常的:在这个世界上,价值毫无存在的机会。就这样,他在思想中逃避这个问题的答案,猛地将它关在了门外。

非理性的社会属于道德懦夫——他们因为失去道德标准、原则和目标而麻木不仁。但是,既然人们只要活着就必须行动,那么这样的社会就随时会被任何乐意为之设定方向的人所攫取。采取主动的只会有两种人:要么是乐意承担责任、维护理性价值的人,要么是不受任何责任问题困扰的恶棍。

不管斗争多么艰难,理性的人在面对这种抉择时都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焦晓菊 译


选自《自私的德性》,华夏出版社,2014。


评论
热度(12)
  1. Charles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2. 豆豆拉斐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3. No2012浮夸Sunc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4. gaoshanzhuying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5. Neasu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6. xjb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7. 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 gaoshanzhuy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