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灵魂:

来 自 一 份 杂 志


【美】露易丝·格丽克


一次,我有一个爱人,
两次,我有一个爱人,
轻易地,我爱了三次。
在间歇里
我的心修复了它自己,完美
如一只小虫。
我的梦也修复了它们自己。

后来,我意识到我正过着
一种完全白痴的生活。
白痴的,浪费的——
再后来,我和你
开始通信,发明一种
焕然一新的形式。

遥远距离之上的深度亲密!
济慈与范妮·布劳恩,但丁与贝雅特丽齐——

一个人不可能发明
一种扮演旧角色的
新形式。我寄给你的那些信保持着
无瑕疵的讽刺,冷漠
但直爽。同时,我在脑子里
写着不一样的信,
其中有些变成了诗。

那么多的真感觉!
那么多关于激情渴望的
热烈宣言!

我爱了一次,我爱了两次。 
而突然,
那种形式坍塌了:我
无法保持无知。

多么悲伤:失去了你,失去了
把你作为一个真实的人,作为某个已经让我
深深依恋的人,也许
是我从来没有的兄弟,
来真正了解,或是随着时间流逝而回忆的
任何可能。

多么悲伤:一想到
在一无发现之前
死去。发觉
大多数时间里我们都是那么无知,
看事情
只从那一个视点,像狙击手。

而且有那么多事情,
关于我自己的,我从没有告诉你,
这些事情也许会影响你。
那张我从未寄出的照片,拍下了
我看起来简直是流光溢彩的一夜。

我想要你陷入爱情。但那支箭
一直射中镜子,又返回。
而那些信一直都在切分自己,
每一半都不是完全真实。

多么悲伤:你从未想象过
这些,虽然你总是回复
那么迅速,总是同样难以捉摸的信。

我爱了一次,我爱了两次,
甚至在我们的例子里
事情从没有越过这个底线:
它是曾尝试的一件有益的事。
我至今还保留着那些信件,当然。
有时候我会花去几年的精力
在花园里重读它们,
伴着一杯冰茶。

我感觉,有时,某物的一部分
非常巨大,极其深邃而横扫一切。

我爱了一次,我爱了两次,
轻易地,我爱了三次。


柳向阳  译


评论
热度(12)
  1. 土媚儿gaoshanzhuying 转载了此音乐
  2. gaoshanzhuying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3.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4. bianchangbianzou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5. 自己的一间屋秋月白 转载了此音乐
  6. 凡人(阿波罗)秋月白 转载了此音乐
  7. 秋月白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 gaoshanzhuying / Powered by LOFTER